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网站首页 beoplay下载 bepaly下载ios beplaytiyu 提案工作 社情民意 建言献策 文献资料 委员专栏
现在位置:首页-正文
关键字:

浅谈吴语三门方言多音字普遍的原因

更新日期:2017-07-17   浏览量:2876

浅谈吴语三门方言多音字普遍的原因

王怀军

吴语三门方言多音字非常普遍,主要有以下几方面原因:

一、三门行政沿革及地理上的特点让三门话腔调众多。三门立县始于1940年,距今不足百年,当前县域曾分属宁海(现珠岙镇、海游街道、海润街道、沙柳街道、亭旁镇、健跳镇、横渡镇)和临海(现浦坝港镇和花桥镇)。另外,查看三门卫星地图会发现,除了围海造田而成的六敖平原、沿赤平原等略大的平原,以及沿海各地的海塘外,几乎都是山了,连县城海游也是夹在山谷当中。全县没有像临海、天台这样有一个面积与人口都占相当大比重的中心集聚区,县城的常住人口不过区区4万上下,还没有台州南部一个乡镇多,以致县城口音的辐射范围也有限。因此,三门境内的方言虽沟通无碍,但口音众多,有海游腔(原宁海南乡话为代表)、海下腔(六敖、健跳)、上路腔(琴江北)、下路腔(琴江南)、山上腔(相对于平原来说)、天台腔、临海腔等等说法。如"我"字,海游念清音"o2",六敖念浊音"ngo2",高枧又念"ghaon1(或作"卬")"。

此外,历史上,三门沿海百姓还曾因国家军事需要,发生过大范围的迁移事件,尤以康熙海禁为甚。时沿海30里内田宅林木俱毁,百姓多迁至台州其它内陆各县,前后长达二三十年。至海禁结束,返迁者不过十之一二。人的口音一般在15岁以后相对稳固,而相对迁入地而言,迁入百姓的数量是占绝对少数,或致当时15岁以下小孩的口音,在二三十年间不同程度地被迁入地的口音同化。自各地回迁后,虽可通过长期的交流使口音趋于相同,但三门毕竟多山地,古时交通不便,人际交流范围极小,多种口音就可能慢慢沉淀了下来,如窦岙一带的口音就与亭旁一带略有差异

二、近百年来,吴语中断了系统的教学,以致连本地的知识分子很多时候尚且只知其音而不知其字。由于没有统一的发音标准,导致各地的口音发生嬗变,甚至城区和郊区的发音都会有差异。如"笡(倾斜)"字,既念 "chie1(音千)",又念"chia1"。

三、中国的政治中心历来在北方,京城的北方话就成了通用语。虽然古代没有当今的推广普通话政策及高科技设备,但历代通用语不同的读音还是多多少少沉淀下来,如"稠"既念"zeu1(音愁,密密稠稠)",又念"jieu1(音绸)";"举"既念"kae2(音赶,章举,即章鱼)",又念"giu2(音跪)";"环"既念"guae1(铅丝扼环)",又念"ghuae1(玉环)"等等。尤其是当代一刀切的推广普通话政策,以及发达的现代传输设备,加上吴语使用者只知其音不知其字,面对海量的普通话词汇时,难以用吴语正确读音来训读,而是用类似普通话的发音读出,导致文读音急剧增多。普通话的语法、词汇和发音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迅速充斥并清洗着吴语固有的表达方式。如"拖"字,白读为"tha1(手拖车)",文读为"thou1(拖鞋)";"霞"字,则几乎只知"shia1(音斜)"而不知"gho1(音划,游泳)"了。

四、当前所使用的不少简化字是由两个甚至两个以上不同意思的正体字(即繁体字)简化而来,那些在普通话里同音,但在吴语里是不同音的正体字,简化后就会成为吴语里的多音字,这也是很多人认为吴语应用正体字来书写的原因之一。如"松"字,除"松树"外,其余字义本为"鬆"。吴语里,"松树"的"松"念"zhion1",邪母,而"松紧"的"松(鬆)"念"son1",心母,两者完全不同。

五、同一个字会分清音或浊音来表达特定的意思,如"架"字,作动词念浊音"go3(架眼镜)",作名词则念清音"ko3(衣裳架)"。又如"解"字,作拉锯解释时念浊音"ga1(解锯)",其它则念清音"ka2(解释)",作姓念"gha1"。

六、因受口语语速的影响,使得很多原本不是入声的字在口语中发生了促化,成了入声字。如"来"字,在"来来去去"中念平声"le1",音调舒缓;作助词则习惯念入声"leh",音调短促。如"逃来介快(跑得这么快)"。

七、相当多的入声字(主要是名词性的入声字)在单个成词或在词尾时,口语习惯上都有儿化现象,同时发生音调上的变化。此音调不在"平、上、去、入"四声内,调值上由高音迅速降到低音,又称"小称调",如"日(nieh)"的儿化音"日儿(书面上只记一个"日"字)"="nieh ng",连读就念变韵变调的"nin5(音近人)"。类似的还有"壳(khaoh)"念"khaon5(音近康)","格(kah)"念"kan5(音近羹)","叔(shioh)"念"shion5(音近兄,兄为晓母)","骨(kueh)"念"kuen5(音近棍)","雀(chiah,孔雀)"念"cian5(将,麻将)","锲(kieh,镰刀)"念"kie5(音近见)","鸭(aeh,音压)"念"ae5","刷(shioeh,音雪)"念"shioe5"等等。从以上例字可知,入声儿化一般都有对等变韵规律,即韵母鼻音化,如"ih"→"in","iah"→"ian","iaoh"→"iaon","ioh"→"ion"等等(鼻音字促化的,则相反,如"讲(kaon2)"→"kaoh","两(nian2,二)"→"niah");而"ieh"、"aeh"、"ioeh"等韵因没有对应的鼻音韵,则直接舒化。有些特殊的变化,如"日(nieh)"→"nin"、"橘(kioeh)" →"kiuin"之类,则是因为口语里发生了韵母归并现象。如三门话里的"ih"除"亦"等个别字外,都归入"ieh"中;"iuih"归入"ioeh"等等,但儿化时归原,所以才有"日(nieh)" →"nin"、"橘(kioeh)"→"kiuin",而"锲(kieh)"又是"kie"、"刷(shioeh)"又是"shioe"的情况。极少数甚至连声母也变的,如"雀"字,则可能是口语里发生了嬗变(按广韵,"雀"念"ciah(音着,着衣裳)")。

口语中更有将儿化音当作该字本音的情况。如"雀"字,在"毛雀窠(麻雀窝)"、"毛雀子(麻雀蛋)"、"毛雀屙(麻雀屎)"等类似词汇里都念儿化音"cian2",上声为连读变调;同理,"毛雀桌(麻雀桌)"、"毛雀牌(麻雀牌)"等等都是如此,普通话里只是将"雀"的儿化音记为"将"字而已。"卅(saeh,三十)"字也是如此,"卅夜晚头(除夕夜)"及数字"卅一~卅九(3139)"里都念"sae2"。"孺(zyu1/zhiu1,本调,同"如"字)"字较特殊,非入声字,但儿化音也鼻音化,念"zhiuin5(音近纯)",同时在表示老婆的"老孺"里把儿化音按本调念成了平声的"zhiuin1(音纯)",在表示妇女的"老孺人"里则又连读变调念去声的"zhiuin3(音顺)"

八、受口语表达习惯及入声儿化的影响,将单个成词的、或词尾的非入声字也按小称变调后的音来念,也可视为儿化音的一种,但几乎不变韵,或称"惯性小称调"。如"梨"字本调念平声的"li1",单字或在词尾则习惯念小称调的"li5"。

极少数非入声字儿化后也会带上鼻音,甚至还有把该音当成了本调的,如第七条里提到的"孺"字。另外还有"伲(Ni2,同你)"字,三门方言口语里的"我们"说"我伲","伲"就念鼻化音"Nin5(音近韧)"

九、词语连读时,因受语速或词中其它文字调值的影响,会使部分文字的调值发生变化。如第八条里提到的"梨"字,在"梨树"里则又念去声"li3"。

十、口语习惯里还有另一种变调,即在词组或短句中,将倒数第二字读为去声,尾字则作短促的轻声处理,类似促化入声(轻声不标音,部分依实际情况归为入声),此种情况南部台州较多。如"椒江"既可以念"ciau1 kaon5",又可以念"ciau3 kaon";又如"上海人"既可以念"上he2 nin5",又可以念"上he3 nin"。

十一、"匣"声母在口语里常会演变成"g"、"k"、"kh"、"h"等声母,如"环"念"guae1(铅丝扼环)";"何"字在"何里(哪里)"里念"a1(音近啊)"、"gha1(音近鞋)"或"ka1(音近解)",在"何人(谁)"里又念"ghae1(音近寒)"或"kae1(音近赶)"等等。

十二、口语习惯里还存在一些为数不多的变音现象。①是极少数还有声母或介音脱落的现象,如"何里(哪里)"的"里"掉了声母"l",并受"何"字影响而念"ghi"(也有认为念"ghi"是通音化);"会"字表示通晓之义时,如"车会开"等,掉了介音"u",念入声"eh"等等。②是部分入声字在特定词汇里有入声舒化的现象,如"日(nieh)"在"日昼(中午)"里念"ni3(音二)";"接(cieh)"在"接力(正餐前保持力气的小餐,一般是粥或甜汤)"里念"cie2(音展)"等等。③是口误影响,如普通话里不少声母为"x(吴拼为sh)"的字,方言里声母为"h"或"gh"(吸、嬉、兴、刑等),结果就连方言里声母本是"sh"的字,也跟着换了声母,如"升(shin1)"又念"hin1(升高)"。④是存在少数nl不分的现象,如"两"念"lian2(斤两)"、"nian2(二)"和"niah(促,二)","亮"念"lian3(锃亮)"和"nian3(天亮)"等等。⑤是可能受前字的韵母,或后字的声母影响,导致该字的声母或韵母发生变化。如"昏(huen1)"字仅在"黄昏"及相关词汇里念"khuen1";"排(ba1)"字在"肋排骨/肚排骨(肋骨)"中鼻音化,念"ban1";"埋(ma1)"字在"埋坑(茅厕)"中鼻音化,念"man1"等等。

另外,吴语三门方言中(主要指海游及周边一带),"匣"组声母"gh"及次浊声母"l"、"m"、"n"、"ng"等,都有比较明显的"上声清化"现象。如"后"、"厚"等字,本应念阳调上声"gheu2",但却清化成了阴调的"eu2";又如"我"字,本应念阳调上声"ngo2",但却清化成了阴调的"o2";更有"阜"字,按切韵应念上声"veu2(音负)",但在地名"岱阜"里却念成了"后"音

注:文中拼音采用通用吴语拼音,以数字123分别表示平声、上声和去声,入声用英文字母h结尾,轻声不标。为阅读方便,拼音后面加注的例字都需用三门口音来念。

关闭】【打印此页
浙江政协台州政协三门县政府三门县人大三门廉政网三门新闻网三门TV网
Copyright ? beoplay下载 版权所有 2012
备案号:浙ICP备07019230号-1 技术:三门金桥网络